胡思乱想
2015-08-02 11:25 设计闲话, 野火集
 

胡思乱想之地。

1

每一次拿起野火集,薄薄的一本书,每篇字数都不多,数十篇文章,比起动辄数十万言百万言的著作等身的名作家大师等等人,可谓是瘦木在山。但就是这样并不算多的文字,每次读起来,都会被龙应台先生的文字灼痛,心又沉重又激励。因为属于台湾昨日的伤痕如今正辉煌的盛放在大陆每一寸肌肤之上。八十年代的台湾有这么清醒且雄于行思的知识分子实是一种天大的幸运。而21世纪的我们,还在谈论着真不知何物的“中国梦”。黑/猫/白/猫/们肚儿圆了,面包也有了,精神上是否需要补充些维C?这本书每个中国人都该读一读,尤其那些官老爷们,在装满政府文件的公文包里应该放上一册,于香烟美酒靓女公务之余,也该看看大陆的前世,想想大陆的今生。

之外的话,是真的希望我们的知识分子,能越来越多的有龙应台先生这样贴近生活,贴近民生务实的思想,更重要的,是直书、是笔柬,用一颗火烫的心,熨烫如今思维褶皱难平的中国,祛除角落的沉滓,将一切本该美丽的东西,展示给国人,留给后世。

BBDC98064E950143B5238BF3ED1CC6D2

lyt

2

莲,作为人生逼格的重要文化象征地标之一,其出淤泥而不染固然是美,但也要看你是想成为妩媚性感的莲,还是默默无闻积累能量的藕。是务虚还是求实。人生的选项,除了教科书上的标准之外,应该还有第二个可能。

经验告诉我们,人乐于接受一些现成的思想,而不乐于去追寻思想的来源,起源,因缘。因为那样你会过的很痛苦,起码是从一般大众的标准来看是这样。于是乎,我们的学生都坐在教室内一遍遍默习,即使是有疑问,那也是在许可的范围内。不许你越雷池一步,因为这样你会得不到既定的规则的认可。你的努力,只是为自己的道路上垒了一块块看似无可撼动的石块。于是乎,我们的学生经年累月,大多成了优秀的标准件。

又有则故事说。圈养大象的人,在抓住小象的时候,是用一根绳子拴住脚,或者也可能是脖子,绳子的一端,是一个小木桩。小象一次次试图挣脱,但每次,都是一次徒劳。也于是乎,如此的经年累月,小象明白了,自己是无法撼动这个绳子的,以及绳子那头那个小小的木桩。这个木桩,就成了小象终身的规则,它明白那是它无法逾越的力量。甚至等到小象成年了,硕大的一头大象,养象人也只需一个细细的绳子,一个小小的木桩。就可以放心的将大象拴定在一个特定的地方。

这样的大象,有一天到了国外读书,依然是在木桩和一根绳子所划定的圈里独步。周围世界日新月异,花红柳绿,统统坐怀不乱。有人美名其曰:行走的书橱。

如今的社会,学校也好,社会也好,需要的和培养的,似乎都是聪明人,甚至是精明的人,而不是有知识的人。聪明的人不一定有知识,有知识的人不一定聪明,更不一定是精明。但很遗憾的是,精明,似乎越来越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标准。
老子说,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信矣。

lian

ou2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