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的角色
设计与权利的游戏
2016-04-27 17:59 设计闲话, 野火集
 

设计,无论风格流派多少,从某一层面看,其实都是一件世界大同的事情。特别是为某大型运动会,大型建筑做形象设计的时候,按照流行的操作手法,委员会们往往会采用征集的手段来博眼球。这样的情况我们似乎更热衷些。其实我们有观众投票一票定logo的事情,别国也有。从城市的logo,到运动会的logo设计,再大到一个国家事业机构的logo,处处可见全民参与的影子,而且有越来越热闹的趋势了。

当然不论结果如何,在这个事情表面上看,全球的政治机关都确实做到了相对的公平和自由度。

然而,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权力,也无绝对的自由。有些事情的结果,虽然过程皆大欢喜,结果却是未必能达到最初的期望值。

君不见,几乎所有的征集活动,logo设计一经发布,遂引发诸多围观群众的口舌之战。设计师骂,普通大众也有骂,官方是唯一的沉默方。或许也有好事者野心家们说,骂也是传播的一种方式,秦桧也是名人嘛。如此道理,那只好大智若愚,恭敬不如从命的说声真阳谋也!

设计界的阳谋,无论有无,都是没有对错的事情。说到底,也许就是某位领导人物的个人喜好而已,这样的例子不用再举,设计师大多都能吐槽一二。吾国如此,已是毫不鲜见,然而若是发生在设计大家辈出不穷,领导世界一方潮流的先驱之国日本的话,估计让人有的匪夷所思了。

2020年的奥运会会徽甫一出炉,完全出人意料之外。因为之前有佐野研二郎的设计在先,之后又有大神原研哉的方案公布于众,大众尤其是设计师的期望值都是拨到最高调。然后让人意外的是,居然对公众征集了!而且,最终入选的几个方案,竟然还都不是专业人士出手。

以专业精细化,人性化,标准化傲视世界的日本人竟然也能做出这样不专业的事情?难道也是为了阳谋起见?真是好大一盘棋!

1446545880407 1446545880928 1446545880540

 

有时候在想,设计,在社会活动中到底充当着什么角色?鼓吹者?附庸者?还是权力者的指挥棒?

想起一句话,不知道是哪位哲人说的或哪位聪明人说的,更不知源于何处何地,但相信人人都听过说过,道是“太阳底下无新鲜事。”设计是一股潮流,从中渐西,从西哺东,设计也许源于远古人的游戏,最终演变为人类化自然之物为我所用的兴趣、技巧,最终成为一种文化,引领着不同时代不同的人们完成不一样的历史人物。

然而,物有所极,当权力凌驾于这种设计文化之上的时候,设计又返回到了最初的功能,游戏。一种经过装饰的,变化后的各种社会功能和社会活动的角力,社会民众的全员参与的集体游戏。

不知道这是权力参与设计活动的进化,还是社会智力参与设计文化的退步?茫茫然无所得,但设计这件事,想来还是总归于社会于人都有大用的吧?!

 

上海品牌设计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