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包装设计公司
书籍创意设计之美与文字浩然之气
2016-04-29 16:26 设计闲话, 野火集
 

好书的人,往往对书封的设计有着特别的感情。如同美色至于少年,那是种天然纯真的吸引力。国内专职与书籍设计的大家不少,早从建国初,到当下的设计师,都有很出色的设计师在为读者卖力,为书籍作者吆喝。当然,优秀的设计师往往是从别的行业跨界而来,如鲁迅。鲁迅的美术功底不太清楚,但很明显审美之眼界却毫不含糊,因此做起设计来还是很能让设计师们倒吸一口气的。如鲁迅自己设计的野草,朝花夕拾,铁流等。独具文人气质的字体设计,混合着民国年间质朴的设计意识的萌芽,鲁迅的设计感在那个时代有着超乎常人的感觉,几乎可以和他的御用设计师陶元庆一比高下了。时代发展到现在,设计风潮早已非昨日而语了,书籍包装设计艺术也是百花争艳,各有主张了。国内的张守义,朱赢椿、吕敬人、小马橙子等人的封面,都足可代表如今国内书籍设计的水准。
书除了封面的包装设计之外,文本的质量当然才是最重要的。中文书尚且好说,如今受到经济时代的影响,人心浮躁,难免笔下打滑。尤其是外语种图书的翻译,译者们多潦草为之,有时候读去几页,不知所云,甚至是拗口难懂,若是作者当面与译者论说起来,恐怕会有骂仗的危险也说不定。也因此,若是读旧著,还是建议读老译者的文本。老译者当中多从事写作或者编辑多年,能深入的研究学问,笔下的功力自不待言。如翻译杜拉斯名著情人的王道乾,开篇即成经典。杜拉斯地下有知,不知道该有多感谢王道乾。其实王也是对杜拉斯惺惺相惜,若不是杜拉斯的文章,王如何能熬的过那段黑暗的岁月?这超越中外时空的灵魂上的默契,即造就了杜拉斯,也造就了王道乾。
日前看到枕草子再版了,竟然是周树人的译笔!本来就爱周的笔调,赶紧买来饕餮一番。知堂译笔,是名不虚传的。周氏才致多有别逸,清少敛于纳言。陈丹青尝有周氏兄弟俱为民国间气质出萃者言,一次从某本文献上偶观其旧照,彼知堂因伪职故而罹批斗之难,但其时,周氏仍一袭白衫,飘然孑行,威压之下仍见风姿洒脱丝毫不失文人儒雅之风骨,陈丹青说这是民国间家族的贵族之气。其实中国哪里有什么贵族?与其说是贵族,不如拿孟夫子的话来解释更佳,孟夫子语吾善养浩然之气,这浩然之气,在朝代的更替,战乱的侵袭中,依然在文化的包容之中默默流淌,文化无肉无骨,但又似乎有肉有骨,细想,无他,盖文字使然,兹信孟夫子其言耳。

CF8A2BCCBA8E832F3740629BB8EF0913

9B5BB9DCFE0B7DA844D52710F614514B

24491B6ACB326C04A86B10D33CD6EFE8

上海野火整理发布,上海最具合作价值的品牌设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