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的笔记本

日本摄影师中,或言日本女性摄影师中,对川内伦子一直抱有一种特殊的好感。原因当然是来自她的作品。与一些高深、艺术,甚至是怪异的摄影作品不同,她的作品中总能让你感受到来自对生活的细心观察,那些看似平常之物,在她的镜头下竟然传递出一种超脱与日常生活经验之上的独特体验。 在她的作品「Halo」中,她用了几年的时间拍摄自然界和人类行为中灵性的瞬间。同样的,镜头之下,川内伦子的作品依然闪现出一种诗性的光芒。 近年来,川内伦子对日常生活节奏的探索已经开始偏离她早期的照片,她的早期关注是日常生活的温柔细节。在她的系列作品《天地》(2013)中,她关注的是日本阿苏山的火山景观,以一个神道教仪式的历史遗址为锚点,对灵性作更多的探索。在本书《光环》中,川内拓宽了她的探索,拍摄了岛根县出云国的南部沿海地区,还有中国河北的新年庆祝活动;另外还有英格兰布莱顿海岸的鸟。时间的循环,以及自然模式和人类仪式的潜在纠缠。 当代日本摄影并不常关注自然景观,在2011年之前,不断扩张的城市景观是人们关注的焦点。那之后,人们认为自然、城市和其他事物的秩序会被海啸、地震和人类误判等综合灾害所颠覆。川内的最新作品并不是对自然灾害和非自然后果的评论,而是对更大的一种主宰力量的承认。 星系中即便是很小的星星,甚至是更小的生物,它们都在履行着各自的角色。它们在太阳的光芒中,如履薄冰般一边祈祷着可以寻求到美丽的事物,一边重重围绕着守护它们各自领域中的某种东西。——川内伦子 ...

这是一个平面设计师的摄影视角。Kevin Krautgartners或许是因为职业素养的意识遗留,比较擅长拍摄建筑、室内和一些城市景观建筑,作品中表现出强烈的平面设计的构图意识,现代简洁的结构和线条感,整体具有一种超前的极简主义风格。 Kevin Krautgartners在拍摄时,对影像的要求特别高。这位屡获殊荣的摄影师痴迷于设计与摄影的重新结构,使摄影焕发出强烈的个人特点。 冰岛高地是一个独特地区,风景和其他地区迥异,摄影师这次从空中的角度捕获冰冷的山脉,咆哮的火山,整体冰川和深海海峡的峡湾,形成了一幅幅神秘、美丽的景观图案,如同宇宙一样浩瀚飘渺无际,令人惊天动地。摄影师主要使用的摄影器材为一部佳能5D Mark III相机,当然,摄影的好坏与器材是在无太大关系,再好的摄影零件都还要依靠大脑思维来运作指挥。 ...

日本设计师新村则人为MUJI设计的一组海报,海报主题是露营场景。画面上的元素简洁有力,相信那些喜欢亲近自然的人们很容易就能感知到MUJI想表达的东西。好的海报就是这样,哪怕一句品牌设计文案也没有,它也有办法能让你感受到产品的内涵和气质,进而发挥它的潜在的销售感染力。由此可见,在互联网时代,对于品牌设计来说,海报设计这一个品牌广宣载体依然还有着重要的用武之地。 在这组海报中,新村则人用为数不多的色彩和几个图形的结合,湖泊、蓝天、山脉、森林和露营帐篷,大量留白,一句文案,仅此而已,就完美的构成了人在自然中露营的舒适和谐的场景,其他的,都交由观者的内心去感知。 少即是多,有实力的设计师从来不废话。 在设计师其他的海报设计作品中,可以感受到日本文化中那种特有的细腻的设计特征: ...

枯山水直如那句著名的哲语: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山山水水,萦绕多少文人墨客佛家禅门,开悟多少人的心底灵旨,枯山水,枯的是象,映的是人心的平静盈满,人心方是最大的山水。 日本的寺庙中经常会看到禅寺裡铺满石子的庭园,像这样不用水,只用石头和砂子呈现山河的庭园被称为枯山水。另外,也有人将其称之为假山水(かさんすい)、故山水(ふるさんすい)、乾泉水(あらせんすい)、涸山水(かれさんすい)等等,但内容与指称的对象都是一样的。简单来说,枯山水除了有只用石头呈现的,也有利用草木的绿与石头的白形成美丽对比,种类繁多。 枯山水的庭园,将水面的波浪和起伏以被称为砂纹(さもん)的图案表示。偶尔也会在砂子上架桥,表现河川的水流。表现出的自然姿态也会随石头的大小而有变化。砂纹只要经过下雨、小鸟停留就会被破坏,必须定期重新描绘。 庭园中所呈现的并非单纯的山河与自然,而是以禅宗思想为基础的佛教世界观与宇宙观。将自己放置其中,就能到达无的境界,进入禅学思想。虽然日本充满各种声音,但能远离尘嚣凝视自己,度过宁静时刻,就是枯山水的魅力所在。 ...

当摄影遇上色彩,色彩就成了挑动摄影师神经的魔法工具。让平凡的事物景色在视觉中变得具有一种陌生感,创造出日常但又别样的美感。对摄影来说,日常与艺术之间很远,也很近,它们之间的差别,远没有摄影器材的差别那么大。一部傻瓜机,依然可以让森山大道、泰利·理查森等等成为留名世界的大师。当然,关于器材,又是另外一个“一入侯门深似海”的话题了。借用一句滥俗的网络语,那就是“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无论古今中外,有茶的地方,茶室在茶事中都居于至高的地位。茶室,不仅仅只为茶事之场所,也是人与茶、与物、人与人之间精神交流的空间。也因此,它也就与一般的居室大大不同。尤其是在日本茶道之中,日本茶道虽学承自中国,但文化的发展从来都不是孤立的,而是包容的,因此它在异域的发展中无可避免的糅合了日本人性格中那种小中见大的精神特质,于是我们现在对于日本的茶室印象就是素来不以宽敞、舒适、明亮、耐久为目的,而是处处渗透着一种禅意,一种清幽之感,学界名之为“侘寂”。这点在日本18世界的美术家,思想家刚仓天心的《茶之书》一书中有过精微的描述,对茶文化有浓厚兴趣的朋友,建议可以翻翻这本书,可以从中领会到近现代茶事的理念发展脉络、以及茶文化广义上的美学修养。也许就在刚仓天心的不知不觉的影响波及之下,日本茶人终于形成了自身的美学性格,那就是摒弃浮华,崇尚简朴,认为除茶事必需外,尽量不设任何多余之物,以求实现茶道“和、敬、清、寂”之宗旨。这点,似乎也很能引领一部分现代大众对茶文化的热爱。 ...

问茶为何物,直教人情往如许。茶室空间在国人的心中,始终都是一个特定的融合了文化与生活的温暖所在,它跨越了人间、时间、空间的边界,沾染了释道儒的内在特质,既可以有至高之境,也可以有日常之味,一杯茶,令坐者向内可以抚慰内心,向外可以携友畅谈,使俗者可以得雅,雅者可以养真,以雅化俗雅而能俗,让茶文化绵延至今,又为现代人的平凡生活平添了一缕睿智的青烟。     ...

很多美丽的自然景色,都被那些辣眼睛的旅游海报设计拉低了视觉体验。美感,存在于社会的每个角落。它不是某一部分人的专业,更不应该只成为现在社会商品的包装外衣,它应该如空气一样,成为每个人的必需品。对设计的接受度和利用程度,是一个国家和社会文化发展的风向标,展示着人们的审美素质的高低、对生活的认识、对每个人的尊重。让设计成为现代文明的基本需求,成为生活中的美感标配,这,也许应该是很多设计师的职业理想之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