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品牌设计 Tag

受到疫情的影响,电影院一片寂寥,估计建国后就从来没这么清净过吧。门可罗雀,现在连雀都避开了。 一片寂寥之中,2020年的电影节海报突然就“火”了。准确的说,这把火是从专业领域内火的,对本届海报设计的优劣,各方人士无论专业非专业还是半专业的甚至是吃瓜的和专业不沾边的群众都一顿口诛笔伐,大有贴大字报的势头。 初看惊艳,再看有点用力过猛。但无容置疑,设计者是高手,能力也早就获得了业内人士的认可,所以他有胆挑战大众的视觉经验和神经。官方这次也一甩过去审美陈旧的包袱,直接找到设计专业人士,而不是让哪个机关内部的工作人员帮忙凑合一下完事,找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情,在官方的公务审美领域,这已经是了不起的进步了。对比一下前几届的海报设计,就能大概明白什么叫云泥之别。 数年前喜欢一些试验性的新鲜事物,比如噪音音乐。对的,噪音和音乐的混合体。一次在某一个国内前卫的噪音实验活动上,体验了一把实验音乐。这种类型的音乐,从普通群众非专业人士来看,就犹如用美工刀划玻璃的声音,没有任何可以视为音乐的优美节奏元素,如果你想来陶冶身心,那需要你有一颗岩石一般的心脏,才可以在这滋滋啦啦高分贝的噪音嘶叫中巍然不动。我只听了20分钟,除了一阵阵的鸡皮疙瘩,还要抑制对耳膜针刺般的挑衅,so,为了防止精神上再受到难以言说的刺激,我只好逃了出来。我猜那些留在室内的人,绝大半还在内心斗争:我是不是来错了地方,还是品级不够欣赏不来这种高深的“音乐”艺术? 噪音是不是音乐?这就和玛格里特的那个著名的烟斗一样,充满了常识的矛盾性和哲学论证的艰深。但有一点是真的,音乐可以分很多种,有的可以“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有的则可以让你落荒而逃。 设计有时候也有这样的毛病。太保守的设计,往往被斥为不用心,传统老旧。而太前卫的设计,就难以符合大众的胃口。归根结底,设计力,也是平衡力,设计的“对象”是谁,为“谁”设计,这很重要。不止是海报设计如此,和设计相关的品类,都大抵如是。特别是在大众公共领域,设计是一个赤裸裸的宣传沟通工具,而非一个可以随心所欲玩噪音实验的实验皿。 只有看清对面的人,才能知道如何利用“设计”这个工具,进行有效对话。比如这两副海报,丝毫没有前卫难懂的元素,他清晰的传达了设计者的目的,无需语言来重复描述。 日本东京电影节海报,形式内涵都更晦暗一些,但依然能在视觉上将抽象和具象保持了一种平衡。平衡力,应该是一名成熟的设计师应有的专业素养。 总而言之,这样的电影节海报,自嗨也好实验也罢,也还是需要一些的。鼓励百花齐放,让看惯绿叶的眼睛,适应一朵红花的另类和突破,对于行业发展和大众文化来说,虽曲高而和者寡,但总比一直闻泥土里的芬芳要更给人鼓舞,所以这未必不是一件有点意义的好事吧。...

日本设计师新村则人为MUJI设计的一组海报,海报主题是露营场景。画面上的元素简洁有力,相信那些喜欢亲近自然的人们很容易就能感知到MUJI想表达的东西。好的海报就是这样,哪怕一句品牌设计文案也没有,它也有办法能让你感受到产品的内涵和气质,进而发挥它的潜在的销售感染力。由此可见,在互联网时代,对于品牌设计来说,海报设计这一个品牌广宣载体依然还有着重要的用武之地。 在这组海报中,新村则人用为数不多的色彩和几个图形的结合,湖泊、蓝天、山脉、森林和露营帐篷,大量留白,一句文案,仅此而已,就完美的构成了人在自然中露营的舒适和谐的场景,其他的,都交由观者的内心去感知。 少即是多,有实力的设计师从来不废话。 在设计师其他的海报设计作品中,可以感受到日本文化中那种特有的细腻的设计特征: ...

枯山水直如那句著名的哲语: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山山水水,萦绕多少文人墨客佛家禅门,开悟多少人的心底灵旨,枯山水,枯的是象,映的是人心的平静盈满,人心方是最大的山水。 日本的寺庙中经常会看到禅寺裡铺满石子的庭园,像这样不用水,只用石头和砂子呈现山河的庭园被称为枯山水。另外,也有人将其称之为假山水(かさんすい)、故山水(ふるさんすい)、乾泉水(あらせんすい)、涸山水(かれさんすい)等等,但内容与指称的对象都是一样的。简单来说,枯山水除了有只用石头呈现的,也有利用草木的绿与石头的白形成美丽对比,种类繁多。 枯山水的庭园,将水面的波浪和起伏以被称为砂纹(さもん)的图案表示。偶尔也会在砂子上架桥,表现河川的水流。表现出的自然姿态也会随石头的大小而有变化。砂纹只要经过下雨、小鸟停留就会被破坏,必须定期重新描绘。 庭园中所呈现的并非单纯的山河与自然,而是以禅宗思想为基础的佛教世界观与宇宙观。将自己放置其中,就能到达无的境界,进入禅学思想。虽然日本充满各种声音,但能远离尘嚣凝视自己,度过宁静时刻,就是枯山水的魅力所在。 ...

当摄影遇上色彩,色彩就成了挑动摄影师神经的魔法工具。让平凡的事物景色在视觉中变得具有一种陌生感,创造出日常但又别样的美感。对摄影来说,日常与艺术之间很远,也很近,它们之间的差别,远没有摄影器材的差别那么大。一部傻瓜机,依然可以让森山大道、泰利·理查森等等成为留名世界的大师。当然,关于器材,又是另外一个“一入侯门深似海”的话题了。借用一句滥俗的网络语,那就是“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问茶为何物,直教人情往如许。茶室空间在国人的心中,始终都是一个特定的融合了文化与生活的温暖所在,它跨越了人间、时间、空间的边界,沾染了释道儒的内在特质,既可以有至高之境,也可以有日常之味,一杯茶,令坐者向内可以抚慰内心,向外可以携友畅谈,使俗者可以得雅,雅者可以养真,以雅化俗雅而能俗,让茶文化绵延至今,又为现代人的平凡生活平添了一缕睿智的青烟。     ...

很多美丽的自然景色,都被那些辣眼睛的旅游海报设计拉低了视觉体验。美感,存在于社会的每个角落。它不是某一部分人的专业,更不应该只成为现在社会商品的包装外衣,它应该如空气一样,成为每个人的必需品。对设计的接受度和利用程度,是一个国家和社会文化发展的风向标,展示着人们的审美素质的高低、对生活的认识、对每个人的尊重。让设计成为现代文明的基本需求,成为生活中的美感标配,这,也许应该是很多设计师的职业理想之一吧。 ...

做久了商业性品牌设计,特别需要别的东西“洗洗”眼睛,拭去因商业的羁绊而感拘紧的视野。德国艺术家Heidi Rosin绘画作品就有这样的神效,他的笔下很容易会让人想起了孩子时期的灵性、毫无拘束的涂鸦绘画。这样的绘画风格,感觉是不是他选择了绘画,而是绘画看中了他,才能让他得以能像一个孩子般的肆意的挥洒成人大脑中的各种灵感和想法。成人的笔下,多么成熟娴熟的线条都可以通过练习而获得,但如果让一个成人画出孩子般的天真灵性的画面来,相信这一点也不容易。这样的画家,或许是因为心中永远都深藏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童心吧? 设计师,不妨就在空闲的时候再次拿起久违的画笔,拂拭一下内心的角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