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书籍 Tag

其实,所谓反传统的设计,应该早就显现,只不过,在它没有形成量化的状态之前,无人为它梳理正名,只任其自然而然的发展下去。早年间看到北川一成的某些设计作品,就有这种反设计的萌芽意识在内,有种拙朴的意味,又有一种介于设计与非设计之间的大智若愚的手法,让人很一时之间很难将其归类,但无疑,它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新鲜的。其实举凡设计,无论是品牌设计,抑或是包装设计,其道理无出于此。...

好书的人,往往对书封的设计有着特别的感情。如同美色至于少年,那是种天然纯真的吸引力。国内专职与书籍设计的大家不少,早从建国初,到当下的设计师,都有很出色的设计师在为读者卖力,为书籍作者吆喝。当然,优秀的设计师往往是从别的行业跨界而来,如鲁迅。鲁迅的美术功底不太清楚,但很明显审美之眼界却毫不含糊,因此做起设计来还是很能让设计师们倒吸一口气的。如鲁迅自己设计的野草,朝花夕拾,铁流等。独具文人气质的字体设计,混合着民国年间质朴的设计意识的萌芽,鲁迅的设计感在那个时代有着超乎常人的感觉,几乎可以和他的御用设计师陶元庆一比高下了。时代发展到现在,设计风潮早已非昨日而语了,书籍设计艺术也是百花争艳,各有主张了。...

我不知道新鲜的含义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在今天是否还有什么意义,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喜欢这个字眼。但是,我要说的是,像我们这样的小工作室的确还可以有新意可谈。我么有着大工作室所没有的机会。这和我们所采取的设计方式有关系。有时候顾客给了你一个极好的机会和一大笔钱,这似乎不能算新鲜吧。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方案进展就是不顺利啊。相反的,有时候当情况进行的很糟糕的时候,既没有钱,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单你要拼命的干,在这种压力之下出来的东西,反而比什么都轻而易举的放在你面前的青款下所做的还要好的多。 保持新颖度是不容易的,大多数顾客都称它们想要表现出个性和新意,但是很少有艺术导演或者市场推销精力愿意走出这一步啊。我指的是包装设计公司,真正想要革新的其实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公司。 但是也有人保佑不同的意见。大公司实际上所冒的风险也更大。顾客常常想要一些它们以前曾经看到的东西,好笑的是,那些成天叫嚷着一些全新尝试的顾客,实际上很少这么去做。但是总的来说呢,我们必须要让我们的顾客和我们自己在艺术上表现上走的更远一些。 尝试?革新?新鲜?这些词已经用的太多,过于泛滥了,从而失去了它们实际上的意义了。就我看来,上海包装设计创新是一个更好的词。我更喜欢那些突然想到的简单的想法。不用添枝加叶就能用到的主意。所有他的东西,什么所谓的理性化,都有可能把一切具体的东西抽象画了。他是不具体,不明确的。而所有的顾客都想与具体的东西交流沟通。 换句话说,他们就想看到他们自己的标示语而已吧,也许是这样?   上海野火设计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