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

受到疫情的影响,电影院一片寂寥,估计建国后就从来没这么清净过吧。门可罗雀,现在连雀都避开了。
一片寂寥之中,2020年的电影节海报突然就“火”了。准确的说,这把火是从专业领域内火的,对本届海报设计的优劣,各方人士无论专业非专业还是半专业的甚至是吃瓜的和专业不沾边的群众都一顿口诛笔伐,大有贴大字报的势头。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初看惊艳,再看有点用力过猛。但无容置疑,设计者是高手,能力也早就获得了业内人士的认可,所以他有胆挑战大众的视觉经验和神经。官方这次也一甩过去审美陈旧的包袱,直接找到设计专业人士,而不是让哪个机关内部的工作人员帮忙凑合一下完事,找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情,在官方的公务审美领域,这已经是了不起的进步了。对比一下前几届的海报设计,就能大概明白什么叫云泥之别。
数年前喜欢一些试验性的新鲜事物,比如噪音音乐。对的,噪音和音乐的混合体。一次在某一个国内前卫的噪音实验活动上,体验了一把实验音乐。这种类型的音乐,从普通群众非专业人士来看,就犹如用美工刀划玻璃的声音,没有任何可以视为音乐的优美节奏元素,如果你想来陶冶身心,那需要你有一颗岩石一般的心脏,才可以在这滋滋啦啦高分贝的噪音嘶叫中巍然不动。我只听了20分钟,除了一阵阵的鸡皮疙瘩,还要抑制对耳膜针刺般的挑衅,so,为了防止精神上再受到难以言说的刺激,我只好逃了出来。我猜那些留在室内的人,绝大半还在内心斗争:我是不是来错了地方,还是品级不够欣赏不来这种高深的“音乐”艺术?
噪音是不是音乐?这就和玛格里特的那个著名的烟斗一样,充满了常识的矛盾性和哲学论证的艰深。但有一点是真的,音乐可以分很多种,有的可以“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有的则可以让你落荒而逃。
设计有时候也有这样的毛病。太保守的设计,往往被斥为不用心,传统老旧。而太前卫的设计,就难以符合大众的胃口。归根结底,设计力,也是平衡力,设计的“对象”是谁,为“谁”设计,这很重要。不止是海报设计如此,和设计相关的品类,都大抵如是。特别是在大众公共领域,设计是一个赤裸裸的宣传沟通工具,而非一个可以随心所欲玩噪音实验的实验皿。
只有看清对面的人,才能知道如何利用“设计”这个工具,进行有效对话。比如这两副海报,丝毫没有前卫难懂的元素,他清晰的传达了设计者的目的,无需语言来重复描述。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日本东京电影节海报,形式内涵都更晦暗一些,但依然能在视觉上将抽象和具象保持了一种平衡。平衡力,应该是一名成熟的设计师应有的专业素养。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海报设计 · 曲高和寡的公共文化设计-上海野火创意

总而言之,这样的电影节海报,自嗨也好实验也罢,也还是需要一些的。鼓励百花齐放,让看惯绿叶的眼睛,适应一朵红花的另类和突破,对于行业发展和大众文化来说,虽曲高而和者寡,但总比一直闻泥土里的芬芳要更给人鼓舞,所以这未必不是一件有点意义的好事吧。

野火创意
HOO MR
820522908@qq.com

上海品牌设计、上海包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