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集 Tag

枯山水直如那句著名的哲语: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山山水水,萦绕多少文人墨客佛家禅门,开悟多少人的心底灵旨,枯山水,枯的是象,映的是人心的平静盈满,人心方是最大的山水。 日本的寺庙中经常会看到禅寺裡铺满石子的庭园,像这样不用水,只用石头和砂子呈现山河的庭园被称为枯山水。另外,也有人将其称之为假山水(かさんすい)、故山水(ふるさんすい)、乾泉水(あらせんすい)、涸山水(かれさんすい)等等,但内容与指称的对象都是一样的。简单来说,枯山水除了有只用石头呈现的,也有利用草木的绿与石头的白形成美丽对比,种类繁多。 枯山水的庭园,将水面的波浪和起伏以被称为砂纹(さもん)的图案表示。偶尔也会在砂子上架桥,表现河川的水流。表现出的自然姿态也会随石头的大小而有变化。砂纹只要经过下雨、小鸟停留就会被破坏,必须定期重新描绘。 庭园中所呈现的并非单纯的山河与自然,而是以禅宗思想为基础的佛教世界观与宇宙观。将自己放置其中,就能到达无的境界,进入禅学思想。虽然日本充满各种声音,但能远离尘嚣凝视自己,度过宁静时刻,就是枯山水的魅力所在。 ...

当摄影遇上色彩,色彩就成了挑动摄影师神经的魔法工具。让平凡的事物景色在视觉中变得具有一种陌生感,创造出日常但又别样的美感。对摄影来说,日常与艺术之间很远,也很近,它们之间的差别,远没有摄影器材的差别那么大。一部傻瓜机,依然可以让森山大道、泰利·理查森等等成为留名世界的大师。当然,关于器材,又是另外一个“一入侯门深似海”的话题了。借用一句滥俗的网络语,那就是“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无论古今中外,有茶的地方,茶室在茶事中都居于至高的地位。茶室,不仅仅只为茶事之场所,也是人与茶、与物、人与人之间精神交流的空间。也因此,它也就与一般的居室大大不同。尤其是在日本茶道之中,日本茶道虽学承自中国,但文化的发展从来都不是孤立的,而是包容的,因此它在异域的发展中无可避免的糅合了日本人性格中那种小中见大的精神特质,于是我们现在对于日本的茶室印象就是素来不以宽敞、舒适、明亮、耐久为目的,而是处处渗透着一种禅意,一种清幽之感,学界名之为“侘寂”。这点在日本18世界的美术家,思想家刚仓天心的《茶之书》一书中有过精微的描述,对茶文化有浓厚兴趣的朋友,建议可以翻翻这本书,可以从中领会到近现代茶事的理念发展脉络、以及茶文化广义上的美学修养。也许就在刚仓天心的不知不觉的影响波及之下,日本茶人终于形成了自身的美学性格,那就是摒弃浮华,崇尚简朴,认为除茶事必需外,尽量不设任何多余之物,以求实现茶道“和、敬、清、寂”之宗旨。这点,似乎也很能引领一部分现代大众对茶文化的热爱。 ...

很多美丽的自然景色,都被那些辣眼睛的旅游海报设计拉低了视觉体验。美感,存在于社会的每个角落。它不是某一部分人的专业,更不应该只成为现在社会商品的包装外衣,它应该如空气一样,成为每个人的必需品。对设计的接受度和利用程度,是一个国家和社会文化发展的风向标,展示着人们的审美素质的高低、对生活的认识、对每个人的尊重。让设计成为现代文明的基本需求,成为生活中的美感标配,这,也许应该是很多设计师的职业理想之一吧。 ...

做久了商业性品牌设计,特别需要别的东西“洗洗”眼睛,拭去因商业的羁绊而感拘紧的视野。德国艺术家Heidi Rosin绘画作品就有这样的神效,他的笔下很容易会让人想起了孩子时期的灵性、毫无拘束的涂鸦绘画。这样的绘画风格,感觉是不是他选择了绘画,而是绘画看中了他,才能让他得以能像一个孩子般的肆意的挥洒成人大脑中的各种灵感和想法。成人的笔下,多么成熟娴熟的线条都可以通过练习而获得,但如果让一个成人画出孩子般的天真灵性的画面来,相信这一点也不容易。这样的画家,或许是因为心中永远都深藏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童心吧? 设计师,不妨就在空闲的时候再次拿起久违的画笔,拂拭一下内心的角落吧。 ...

包装设计向来就是一个系统。一个有趣味的设计想法可以为整个包装设计系统带入一种幽默感。当然这种幽默感未必为所有的客户所欣赏,也一定不是所有的产品所能适应。设计的正确理解方式就是为一个产品找到它最合适的美学出口,输出一种美感规则。为大多数人的选择提供一个正确选项,或者说之一。不仅仅是包装设计行业,几乎所有的视觉品牌设计相关的行业,设计的标准都没有唯一的答案,设计的结果也不是设计师一人而能决定的结果,这种不确定的合作,应该建立在共同的、理性的、一致的美学价值观之上。这对合作的双方来说,“选择”很重要。 ...